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 反水什么意思-故事:母亲被绑架我转账100万,却被告知真凶就在我身边(下) >

反水什么意思-故事:母亲被绑架我转账100万,却被告知真凶就在我身边(下)

[2020-01-10 18:01:30] 点击量:2112

反水什么意思-故事:母亲被绑架我转账100万,却被告知真凶就在我身边(下)

反水什么意思,母亲被绑架我转账100万,却被告知真凶就在我身边(上)

“你说什么?”

“林总啊,乔小姐不肯承认的录音内容,我给你播放一遍吧。”

传来录音的声音——

林母:“乔小姐,这是私家侦探给我提供的照片,如果你主动离开我儿子,我一定不会让他知道,这样大家都体面,你说是不是?”

乔梓馨:“阿姨,我不可能离开筱兰,我们之间,出轨的绝对不只有我一个人。他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我就不能出轨了?!”

林母的声音听上去很严厉,“我绝对不会同意娶你这样的儿媳妇进门,你看看这照片,看看你是什么样子?!

“我要是把这照片在网上公布出去,那时候,不仅是我家筱兰,还有谁会愿意娶你?只要我不死,我绝不会让你嫁到林家来。”

“那你就去死吧!”摔门声过后,录音戛然而止。

林筱兰的脸上青筋暴起,他捏着自己的双手,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想怎样?”

“演唱会那天,乔梓馨付了两倍的钱让我灭口,但咱俩好了一场,我想再给你一次机会。就在明天的电视上承认你出轨,你是渣男。另外,在电视上说,是林氏地产炒房,造成了全市楼价的虚高,承认时间截止到明天晚上八点……”

“我们没有炒房——”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宝贝儿,你妈可等不了太久呦,来,林太太,和儿子说句话。”

只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林母沙哑的声音:“你身边的坏人——”

“嘟”的一声,忙音传来,电话挂断了!

林筱兰看着乔梓馨,乔梓馨惨然一笑,“演唱会那天我确实在卫生间里放钱了,但我绝对没有杀人,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分手吧。”

林筱兰看着乔梓馨的背影,几次想要说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颓然地坐下,绝望地看向攸默,“我一切都没有了,现在怎么办?”

攸默握紧了拳头,“林总,不到最后一刻,千万不要放弃。”

8.2018年6月19日,晚上六点

当天晚上,为了这场直播,林家请了著名的主持人。

为了表示诚意,竟然点名要攸默去机场迎接。

“眼下这么忙,你去欢迎不行吗,为什么要我去?”

“你去显得重视嘛,快点,快点,等会儿飞机都到了。”

童岩像是个催命鬼,攸默被烦得受不了,被童岩押送到了机场。

“头儿,我去个厕所啊,花你先拿着。”

人来人往中,攸默面无表情地抱着花,等着童岩,等得不耐烦,低头看了一眼花,“一、二、三……三十朵红玫瑰?童岩为什么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送玫瑰?他这是要出轨?”

攸默震惊着抬起头,远远看到一个人向他走来。

那是一个很瘦的女孩,她梳着高马尾,穿一件灰色条纹西服,下着同样条纹的热裤,小西服里面是一件白色吊带,脚上是一双一字带的高跟黑色凉鞋。

攸默愣住了,这正是自己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模样,那时她只是一个逞英雄的叫作幺娆的记者。

人生若只如初见。

幺娆停在攸默的面前,她笑着看他,“攸警官,又来干扰你的公务了,不欢迎吗?”

他看着她,想起初见的场景,情不自禁地说道:“可惜我现在手里只有花,没有毯子给你盖上。”

幺娆笑了,“那花呢?不打算给我吗?”

攸默却迟疑了,他把花抱在自己的怀里,没有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幺娆的笑僵住了,她深吸了一口气,“攸默,情人节那天晚上,我就已经知道这答案,可是我不死心。

“童岩和单良都说,你这些天过得不好,我天真地以为是因为我,到底还是我自作多情了。我不是要故意影响你公务的,我只是想陪在你身边,我不想让你孤孤单单一个人对抗这世界。对不起,从前算我打扰了,我愿赌服输。”

说完这话,幺娆咬牙硬撑着,转身快步走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了她。

“别走,你别走,”熟悉的声音在幺娆的耳边响起,“没遇到你之前,我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爱。遇到你之后,我知道自己这辈子不会爱上别人。

“我真的不想让你卷进任何一件案子里,如果你因我发生什么意外,我余生都无法原谅我自己。

“等我查清我家的命案,找到幕后的黑手,我一定拼命去追你,幺娆,你给我点时间,好吗?”

幺娆转过身,眼泪落下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穿咱们第一次见面时这身衣服吗?

“你记不记得,那天你还没有来,我就已经劝下了跳楼的女孩?你记不记得,那之后在卖场的天台,是谁救了我一条命?你记不记得,第一次去路旁咖啡馆,是谁做了那个特别丑的咖啡拉花?

“攸默,是我自己一头闯进来的。

“罗伯特·卡帕说过,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他是个拿生命做赌注的战地记者。和平年代,每一次发生谋杀案,就是一场战争,每场战争里,既有你,也有我,我们之所以能靠得这么近,是因为我们一直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不管是眼下的绑架还是将来攸家的案子。”

攸默紧紧抱住了幺娆,他把头埋在了幺娆的颈窝,幺娆只觉得攸默在发抖,她的颈窝,有一阵湿。

幺娆轻轻拍着攸默,“从今天起,你不再是一个人了。”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童岩,从一开始,就默默举着手机在录像。

看到攸默抱住幺娆的背影一抖一抖,他一脸高兴,“多大个人了啊,还哭!一天天就跟我能耐,这点出息吧。”

说着说着,自己也擦了擦眼睛,“我的头儿啊,这么多年,终于高兴了。”

9.2018年6月19日,晚上十一点

当天晚上,三个人来到林家,攸默分析案子,幺娆准备第二天的采访稿,童岩分析着电话录音。

林筱竹红着眼睛给三个人端上了咖啡,坐在他们周围,说:“铁三角终于又聚齐了。”

童岩说:“电话那头显然并不是王佳音,对方的声音是用了变声装置的,我把这段录音发给了省里,还在分析之中。但根据部分恢复的声音,怀疑是男性,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杀王佳音,还用这么残忍的手段。”

还没有完全了解案情的幺娆走过来,“你们发现了尸体?”

“我们发现了王佳音的肋骨。”

“肋骨?只有一根肋骨吗?”

“是啊,怎么了?”童岩和攸默都看着幺娆。

“现在很多女生为了腰细,是会取出一根肋骨的。”

“你说什么?”

“我刚看了对王佳音的调查,失联原因是父母和原单位同事都不知道她的下落,可是同事本身就不是很亲近的人,一个换了工作的人,对于原单位同事来说几乎是陌生人。他们不知道王佳音的下落,不是很正常吗?”

攸默沉默了一会儿,“真的会有人为了腰细,取出肋骨?”

幺娆点点头。

“童岩,查所有的整形医院,看取出肋骨的病例有哪些?”

没想到,这条线索推进很快,在省城的一家整形机构,被问起的大夫说道:“上个月,在我做的这么多手术里,确实有一个人要求把自己的肋骨拿走。”

“患者叫什么名字?”

“王佳音。”

上个月,王佳音在这儿做了抽脂,并且还提出要拿走肋骨。

攸默问当时的值班护士:“陪她做手术的是什么样的人呢?”

“一个男的,也就三十多岁,但好像很忙,来了几次,也是一直不停地在打电话。”

上个月的监控录像早就不在了,王佳音留在医院的电话打过去,一个女声接了电话:“哪位?”

“我是xx整形医院的,想问王佳音女士近期能来医院复查吗?”

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下,还没等攸默定位出位置,已经挂断了。

王佳音所在的房间里,只有她和一个女人,虽然已面无人色,但气度不减,“原来你叫王佳音。”

王佳音耸耸肩,“知道越多,死得越早。”

女人看着王佳音,“这话对你也是一样,我死了,他就能放过你吗?”

王佳音心里突然一寒。

与此同时,林家别墅里,童岩分析道:“这是我见过最奇怪的绑匪了,普通绑架案,不都是为了要钱吗?这个人干吗设计得这么复杂?”

幺娆想了想,“不,我觉得他更想拖垮林筱兰。不管林母是否平安归来,只要这个新闻播出去,林筱兰在本市的形象将一落千丈。这个人想要的,是羞辱他。”

“羞辱?这个人,他知道林筱兰和乔梓馨的联系方式,能在没有肢体冲突的情况下劫走林母,能精准地威胁了乔梓馨,甚至还能在第三个包裹上,写出我的名字。所以,这个人就在林筱兰身边。”

“你说什么?”童岩打了个冷战。

攸默想起那天“王佳音”在刚刚好的时间点上发来的微信语音,突然一懔,“那天林母说,要注意身边的坏人,如果是乔梓馨,她完全可以说,注意乔梓馨!”

“头儿,你什么意思?”

“这个身边的坏人,林母不知道他叫什么,所以才无法直接说名字,”攸默脸色微微一变,“我得去林氏集团。”

“又去见林筱兰啊?”童岩一脸不情愿。

见林筱兰之前,助理还是那句话:“攸警官、童警官,林总现在情绪不太好,你们小心点。”

童岩嘟囔道:“我们每次来,他的情绪就没好过。”

攸默和助理聊天道:“张助理,你这也太敬业了,不仅是衣食住行,连他的情绪都得注意。”

张助理耸耸肩,“没办法,谁让我是干这个的!”

“张助理,能麻烦你给我倒杯水吗?别用一次性的杯子。”

“好的。”张助理毕恭毕敬。

进入林筱兰的办公室后,攸默说道:“林总,麻烦你问下对方公司,演唱会那天张助理有没有出席那个会吧。”

打了两个电话,林筱兰有些迷惑,“对方公司说来了之后因为家里有急事,没有去,你怎么问起这个?”

攸默一脸凝重,“童岩,赶紧比对刚才张助理给我拿水的杯子上的指纹和塑料袋上发现的指纹。”

10.6月20日,晚上8点

《城市守护者》栏目挤掉了八点档电视剧,主持人幺娆将对话林氏集团公子林筱兰。

视频扫过观众席的前排,只见攸默、童岩,还有林家多年不曾露面的千金林筱竹,各自神色紧张。

林筱兰一身西装,神色不变地在电视机前讲起了自己出轨的事情。

与此同时,在郊区一间出租屋里,男人看着电视,心里很满意,对着屋子里拴着的女人说:“哼,他以为道歉就有用吗?傻瓜,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放人。”他喊着屋里的另一个人,“佳音,咱们动手吧!”

屋子里另一个女人,正在泡面,想起白天接起来的电话,她有些犹豫,“刚哥,要不咱们把老人给送回去得了,这样下去,我怕——”

男人反手就是一巴掌,“闭嘴,你他妈是不是对林总有感情?怎么这几天总向着他说话呢?!”

女人捂着脸,“刚哥,你之前不是说骗到了钱就放人吗?可现在这是折腾什么呢?”

男人发出了笑声,“哼,他整天拿我不当人,他不是厉害吗?我倒要看看,他现在还怎么折腾?!”

他拿出一把尖锐的剔骨刀,“明天我就给他寄这第四个包裹,他做梦也猜不到是我,哈哈哈哈哈!”

也许是笑声过大,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王佳音问道:“谁啊?”

“送外卖的。”

男人看着王佳音,“你订的外卖?”

王佳音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妈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男人示意王佳音去开门。

“不许动,警察!”举枪的人正是攸默。

男人一脸惊愕,他迅速转身,把刀架在林母的脖子上,“你们……你们不是在电视台吗?”

“节目是录制的。”

“妈的,我这设计天衣无缝,你们是怎么猜到我的?”

攸默的枪对着的,正是林筱兰的助理张刚。

“我早该想到,第一个包裹,就是你送给林筱兰的。张刚,虽然所有的包裹你都没有留下痕迹,但演唱会那天晚上,你很早就回去了,在那块冷冻的肋骨上,有一个指纹,和你的一致。之后我们就在暗中跟踪了你。”

“果然,你有两下子,我第三个包裹,不该寄给你。”张刚竟然对攸默十分客气。

“你与林筱兰同岁,在林氏集团工作了八年。之前一直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程序员,直到受到林筱兰提拔,来到了他身边,成为了他的助理。”攸默看着他,“我说得没错吧?”

“哼!”

“林筱兰说,他看你憨厚老实,信得过。在北京,王佳音和他上床的事情,对于他而言,不是什么大事。

“但那之后,王佳音突然辞职,你坐上了王佳音的位置。虽然林氏集团不允许办公室恋情,但这样的因果关系,让人怀疑你和王佳音之间并不简单。这次的绑架案,你策划了很久了吧?”

张刚倔强地抬起头,“我策划了半年,甚至很早就准备了一模一样的发卡,搜集了林太太的头发,但林家人警惕性很高,到了最近,才得到机会。”

“林筱兰待你不薄,你不该如此。”

“不薄?我问你,如果一个你喜欢了五年终于同意交往的女人,被另一个男人用来炫耀自己的床上功夫,你是什么心情?

“如果你以为自己是他兄弟,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仅仅是他的一条狗,高兴了喂点吃的,不高兴了,就会当着全公司的面,把文件扔你脸上,你是什么心情?

“如果你从小认认真真学习,长大后勤勤恳恳工作,可到了最后,因为没有房子没人愿意嫁给你,单位的人都看不起你,工作没有前途,不工作没有饭吃,你是什么心情?”

张刚眼睛里一片通红,他用刀逼着林母,“我早就不怕死了,不过我死之前,怎么也得拉个陪葬的!”

抵在林母脖子上的刀就要发力,攸默举着枪,可又怕误伤到林母,根本不敢开枪。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攸默身后的童岩,拿起桌子上的泡面桶,朝着张刚扔了过去。

泡面连同热汤,从他头上洒下来,糊住了他的眼睛。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伸手擦眼睛的时候,童岩就势飞起一脚,踢飞了他手里的剔骨刀。

他把林母扶起来,“对不起,阿姨,我们来晚了。”

获救后的林母有些激动,她拉着童岩的手,“谢谢你,小伙子,你救了我的命,日后我一定重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童岩一下子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与未来的丈母娘见面。

他还没说话,攸默就在身后说道:“阿姨,重谢什么的,他早就想好了,他想当你女婿。”

童岩脸都红了,“攸默,你闭嘴!”

攸默耸耸肩,“哎呦,脸红了,童岩,我万万没想到,你这么厚脸皮的人,竟然还会害羞。”

“童岩?你叫童岩?你就是我家筱竹的男朋友?我女儿好福气啊。”林母喜极而泣。

童岩脸更红了,“阿姨,我……那个,对了,你这是同意了吗?”

尾声

被绑架的这几天,林母饿得奄奄一息,万幸没有遭到虐待,在医院住了几天,就出院了。

出院之后,林家举办了一次聚餐,林母问筱竹:“幺娆和攸默呢?我得好好谢谢这二位。”

案子一告破,两个人就走了,童岩和筱竹只见到攸默和幺娆互相依偎着上了车,却也不知道两个人去了哪里。

这时候林筱兰举起酒杯,“童岩,欢迎你成为我们家的一员。”

童岩正在给林筱竹剥虾,猝不及防地回应道:“林总,我……”

林筱兰一脸笑意,“你还叫我林总吗?”

童岩愣了一下,“难道要叫筱兰?”

林筱兰再次一脸黑线,“叫哥哥!”

“筱兰哥!!!”(作品名:《萌面刑警之绑架案》,作者:婴宁应宁。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